一个梦想的传承与延续

2011-10-07

一个梦想的传承与延续
——
景堂图书馆八十年风雨历程探寻

 

 

   在江门,景堂图书馆总是与侨乡早年的厚重历史联系在一起,它历经80年风雨保存下来的丰富史料搭建了一座沟通古今的桥梁,报刊书籍上刻画的是侨乡人一个多世纪来的心路历程,片纸只字里绵延的是富有岭南特色的中华传统文化气息。在它的陪伴下,几代人茁壮成长,怀揣景堂情结,回头凝望景堂图书馆所走过的路,如同透视侨乡人文历史的一个缩影。冯景堂的一个梦想造就了景堂图书馆,也成就了侨乡人文地理上的一个重要座标。

 


dd
景堂雕像与图书馆外景傅健


re
建馆初期的老馆员在图书馆前合影资料图片

 

 


ww

 

  1981年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梁思庄(梁启超的女儿)携弟思礼、思乾在景堂图书馆指导。资料图片

 

 

gfudf

  文革时藏半身铜像的衣柜,图中指示者是李中壮老馆长。傅健

  景堂图书馆,位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仁寿路。它身处闹市却优雅清静,一进大门,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宁静将你打动。中西合璧的建筑中,拱门、廊柱、铸铁雕花的阳台护栏以及小桥流水结合得恰到好处,绿树红花掩映下,一座雕像屹立中央,古朴中透着现代,闲适里不乏执著。这座图书馆不只外表秀美,其珍贵的馆藏资料更令人刮目相看。许多人慕名而来,有查家谱寻根的,找华侨足迹的;也有求证某个历史渊源关系的,研究一个学术领域发展状况的,多数人都能够趁兴而来,满意而归。

  对于这样一座有着深厚人文历史积淀的知识殿堂,我向来满怀敬意;而每当翻阅发黄的纸页,我又不免心存感激和好奇。这座图书馆1925年建成开放,在那兵荒马乱、物质贫乏的年代,是什么人还热心文化教育事业?他当时是用怎样深遂的目光在透视社会,用怎样慷慨的气魄来润泽乡里?更费解的是几经战火的洗礼、愚昧的冲击,它凭什么岿然不动、傲然挺立?只可惜,关于它的介绍文字少之又少。疑问终于在我认识李中壮老馆长之后得到了解答。原来这里面有一个关于梦想的故事,这个梦想连接着在香港声名显赫的冯氏家族和景堂图书馆的坎坷历程。

 

冯景堂郑重嘱托
冯平山身体力行  

  梦想首先来自于冯景堂先生。

  据《冯氏务滋堂家谱》记载,冯景堂(18341883)生平孝友慈惠仗义轻财,待侄辈如已子,对于乡间公益如捐修石路修筑围墙等事不遗余力。临终前他郑重嘱咐长子冯平山:发达了,要办文化教育事业。尽管他并不知道儿子能否发达,却固执地留下了这样的遗嘱,如果以常人的眼光看来,会觉得这个想法有些离谱。办文化教育事业不但要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做后盾,而且要没有半点私心,要永无止境地投入。这样一个目标对于年轻的冯平山来说,不啻于泰山压顶,可是,冯平山没有埋怨,他把这个梦想深深地埋在心底,开始了艰难的跋涉。

  经过大半辈子的努力,冯平山不但积累了大量的资金还利用在世界各地做生意的机会,遍访知名学校和图书馆,了解其运作和建筑模式。1922年,63岁的冯平山开始付诸行动。他在新会购买了仁寿坊谭姓大屋,拆除兴建图书馆。图书馆于1925年6月建成,以其先父景堂的名字命名,建筑费达6万余元。对于图书馆的组织架构,冯平山也作了周密的安排。他设立了冯氏教育董事局,景堂图书馆直辖于董事局,董事局设董事5人,由平山聘任;图书馆设馆长一人,主任一人,由董事局聘任;馆设馆员若干人,由馆长提交董事局会议通过后荐用。

  当时,冯平山在英国伦敦请人雕塑了景堂的铜像,并千里迢迢运回安放在庭院之中。时任省教育会会长、后任中山大学校长的金曾登手书《景堂像碑记》:晚值清政不纲,鉴于国内形势,知非提倡社会教育不为功,弥留时犹谆谆以此为嘱其长子平山君,勉绍厥志,经创办义塾小学校、职业学校尚不取自以为足,民国11年复建筑图书馆于邑城……”。冯氏自费筹建公共图书馆的义举在社会上引起了非同寻常的震动,就连时任国民党中央执委常委宣传部长、国史馆馆长的戴季陶也亲自为景堂图书馆后座二楼顶端书写智识府库4个大字。

  新落成的景堂图书馆馆舍为钢筋混凝土建筑,占地1000多平方米,分前后两座,前座为两层,后座为三层,前后座之间为花园,馆舍后座背后亦是一个小花园。从此,新会有了一座存放文化资料的宝库,百姓有了一个看书学习的理想场所。1925年,图书馆全面向社会开放。1931年,冯平山去逝,他19岁的第四个儿子冯秉芬继承了家族的事业和梦想。1938年,景堂馆藏图书资料近十万册,为当时全国县级图书馆之中的佼佼者。

 

战火起紧急转移
被焚窃书刊亡佚 

  由于冯氏家族一直居住在香港,景堂图书馆的日常业务管理就一直由新会本地人来具体操作,因此,这个梦想的延续责任直接落到了景堂图书馆的员工身上。

  1937年,一发炮弹打在卢沟桥上,日本侵华战争开始,中华民族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日军压境,敌机狂轰滥炸。景堂员工在馆舍修筑了防空壕、搭建了竹棚以作防护。馆长紧急向冯氏征询处理图书的办法。当时有两种方案:第一,将现有图书全部运往香港保存;第二,与县府同进退,准备深入乡村,宣传抗日,将图书分为三部分处理。一部分珍本、丛书运存香港;另一部分运到乡村宣传抗日,剩下的仍存总馆,以免动摇人心。冯氏选择了第二个方案,其关心大局的立场,由此可见一斑。

  接到冯氏指示后,景堂员工分头行动,将图书2万册,打包运往香港。图书运到之后,寄存于冯平山先生居住之居安园。太平洋战事爆发后,日敌占驻居安园,将冯氏家人全部驱走。日军以图书为柴薪,随意焚烧。在那些黑暗的日子里,火舌贪婪地吞食着脆薄的纸页,冯氏一本本苦心收藏的古籍在炙烤中扭曲变型、化为灰烬。

  剩下的16490册杂志,装箱寄存于城南聂氏祖祠待运。还没有来得及启运香港,会城已告沦陷。景堂图书馆无奈只好把杂志转运到新会双水凌冲乡。开始时,是租赁一间房屋储存,后来因为前线风声越来越紧,屋主临时将几箱杂志搬到一个厕所里放置。哪知道,大部分遭人偷窃,据说有人看到过盖着景堂藏书图章的书被陈列在天亭摆卖。

 

日伪军强占馆舍
搞破坏损失惨重 

 

  1939年4月2日,会城沦陷。日伪军把看管工人驱出馆门,把馆舍内的图书家具,全部抛出街外,任人取去;为了方便,他们还招街外的人到馆内搬取东西,全馆搬清后,占为宪兵司令部,后又成为伪警察所。

  日军在景堂图书馆的暴行还留下了罪证。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来到主馆旁边的一扇房门前。只见门框两边的棱角从中部到底下都没有了,成为光滑的横切面。原来这是被日寇用锋利的军刀削平的,其疯狂与狰狞还发泄在馆舍的其他地方,三楼的柚木门窗全被拆毁。我曾经翻阅过李仪可老馆长写的《文象笔录》,里面对抗战期间图书馆的图书、设施的损失及保存数量作了详尽记录,从图书、陈列架到挂钟、痰盂、字纸箱都记得一清二楚,他说,这是一个必须的说明和交待。

  在艰难的岁月中,景堂员工利用保存在乡下的图书开设了罗坑分馆、凌冲分馆,一边为宣传抗日服务,一边让国人能在战时得到少许的文化养料。图书馆的经济款项、新书、新杂志、新报纸等辗转在香港凌冲之间沟通、传输。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香港经济来源断绝。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投降。景堂图书馆也结束了战时生活,回到会城,不过因警察所借用馆舍,延至1948年才筹备复馆。复馆时,图书馆里满目疮痍,几乎一无所有。

 

黑板报受到欢迎
下乡去抢救文献 

 

  1949年3月,景堂图书馆复馆。冯氏一如既往支持办馆,一切设施、人员工资均由冯氏供给。解放后,图书馆着力建立图书流动站(乡镇、街道、工厂、学校)送书上门,邮寄借书、编印专题资料、索引,建立富有地方特色的地方资料库。

  1952年,因为新闻工具缺乏,景堂图书馆办起了一周时事黑板报。内容包括国内外大事、农业生产知识等,受到群众的欢迎。黑板报前经常站着很多人阅读,小黑板报还受到了时任新会县委书记党向民的表扬。据说,党向民常骑车到图书馆,然后将车放在门口,就与其他人一样阅读起来,后来,他还在大会上称赞黑板报办得好,很配合当前工作!到现在,黑板报的流水号已达1739期,经历了半个多世纪。

  为了抢救文献资料,1957年新会县成立工作组,图书馆馆员梁如松随工作组赴各区乡征集图书,共收集到图书2293种1.6万册。在该馆三楼藏书室,我看到靠墙堆放着一排木箱。这些木箱大小不一,用料厚实,上有锁头,红漆面上书有金色的大字:资治通鉴、百子全书、魏书、周书等。它们是当年馆员下乡收集资料时,与书一起收上来的。木箱虽然表面有些残旧,部分地方的漆也脱落了,但仍有一种不言自明的贵重。想必原来的主人都是把书箱放在家中小孩碰不到的地方,外表也擦拭得很光亮;每次阅读时,都是小心翼翼地打开锁头,平平整整地拿出来、放进去;最后作为传家宝郑重地交给下一代。所幸,这些旧时代人的爱书,如今保存完好,而且还陈列在公共图书馆中供大众传阅,其发挥的作用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造反派冲击质询
众馆员机智周旋

  可惜,平稳的日子不长,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梦想的延续再一次受到严峻的考验。

  1966年9月,图书馆受到冲击,革命造反派扬言要勒拆景堂铜像。为了维护冯氏长期以来办馆为民的初衷,景堂员工悄悄地把雕像完好地拆下来,藏于厨房内;并把冯平山的半身铜像及景堂夫人的半身石膏像放一个衣柜中,用衣服遮掩好,使之幸免于难。在一个隐蔽的小阁楼上,我看到了当年藏半身铜像的衣柜,它有1米多高。这件已经很残旧的家具几次差点被扔掉,最后还是被保留下来,毕竟它见证了一段难忘的历史。

  稍后,由戴季陶书写的智识府库4字被铲去,景堂像的碑文也被凿毁。当时图书馆负责人作为资产阶级代理人三番两次受到质询。香港冯氏知道国内时局如此,从11月起停汇经费,提议将馆交政府或慈善部门接办。1967年,政府接管景堂图书馆,并改名为新会县图书馆。

  值得一提的是,文化革命期间,馆内藏书未受到任何破坏,图书资料也没有损失。图书馆虽然停止开放,工作人员仍坚守岗位,在内部整理图书。他们看到所谓封资修被抄查的物品、图书被摆出来展览,还想方设法选取了部分地方资料、图书回馆收藏,包括造反派两派的革命小报。

 

复馆名进行扩建
经风雨屹立如前 

 

  1979年,1月21日,国家落实华侨政策,恢复景堂图书馆馆名,将景堂像放回原处,智识府库四字按照片模样放大重写,景堂图书馆又恢复了昔日的容颜。在这一年的缤纷四月,冯氏的后人重踏祖先魂牵梦萦的故土,参加新会县举办的景堂图书馆建馆54周年、平山小学建校63周年纪念活动。当日,省、地、县领导、港澳知名人士到场祝贺,盛况空前。冯秉芬爵士伉俪、昆仲、儿孙目睹景堂图书馆久经风雨,仍屹立如前,感慨不已。

  1986年6月7日,冯秉芬、冯秉芹昆仲再捐资扩建新馆,冯秉芬在奠基仪式上说:要使国家更加繁荣富强,实现现代化,一定要普及文化科学知识,提高公众的科学技术水平。为此,我同舍弟决定献出绵力,扩建图书馆新楼,希望借此够为家乡文化事业的发展有所促进。

  1988年3月31日新楼对外开放,新旧馆楼连接共5280平方米,全开架式借阅图书。1992图书馆采用电脑管理,1997年,冯氏资助40万元办多媒体阅览室。现在,图书馆藏书36万册,其中古籍32148册,族(家)谱86种;日接待读者千余人,其中不仅有本地人、还有来自上海、北京乃至美国、法国、日本的国内外专家学者。多年来,景堂图书馆以丰富的藏书普及科学文化知识,提高公众的科学技术水平和道德修养,其影响之广度,已跨越国界,超越年龄,对推动学术研究、文化交流,作出了巨大贡献。它曾两次获全国文明图书馆称号,一次获全国读者喜爱的图书馆称号,两次被评为全国一级图书馆。

 

 

一脉清香今留存
抢救遗产不容缓

  就这样,景堂图书馆历经坎坷,从前世走到了今生,虽然,有时跌跌撞撞,有时蹒跚徘徊,但目标明确、步伐坚定。它的光荣与梦想在近一个世纪时间里不间断地得到传承与实践,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这也是景堂图书馆得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原因,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不少人前仆后继献出了青春年华;因为这个梦想的惠泽,无数人从这里启步光明人生路。想到这里,李中壮老人的形象总是在我脑海里浮现:从一而终的信念、满头的银发、快速的步伐、总是有些前倾的背影和一丝不苟的正楷书写,这正是景堂员工几十年如一日操劳奉献的群像象征。

  景堂精神告诉我们,只要敢于梦想,一切都会有可能;只要认真去实践,希望就在明天。一个国家的希望在于国民素质的提高,因此文化教育事业始终是应该高度重视并大力投入的。以冯平山、冯秉芬为代表的爱国华侨正是在考察多国之后,充分地认识了这一点,并坚定地履行着先辈和自己的诺言。这种行为的动因虽然是来源于个人、家族,但最终超越了狭隘的范畴,走向了国家、民族的大义。

  面对未来,景堂图书馆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新的挑战。一方面进入高科技、网络化时代,景堂图书馆要赶上数字信息化浪潮;另一方面,馆内防虫(蛀)、防潮、防光(照射)设施落后,馆藏的古籍、报刊,日久要烂,如不能加以修补,装裱,进行扫描保存等及时处理,珍贵的史料就要缺损殆尽。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对于今天的景堂员工和有关主管部门来说,也许延续梦想的紧迫使命更多地体现在抢救文化遗产上面。

  我离开的时候,正值傍晚时分,彩霞满天,在落日的余辉中,有不少年轻人从阅览室走出来,阳光写在每个人的脸上,景堂的雕像则在光与影中默默地俯视着一切,用他一个多世纪前的深遂目光。(本报记者 傅健)



读者印象

  钟华(原《新会战报》主编):

  幸得景堂图书馆收藏《新会战报》大部分,使我在几十年后完成《新会战报的始末》的记述,为粤中报业史和党史留下一页史料,还被收入《广东省志·新闻卷》。景堂图书馆经历劫难,它对新会文化贡献功不可没。特别在抗战前后的救亡运动中对革命思想文化的积极传播,启迪了一代新会人。七七事变前后入党的一批同志至今没有忘记景堂图书馆给他们的新启蒙所受教益。

  谭仲川(原新会文化局副局长):

  景堂图书馆收藏的地方史料较多,集中了新会读书人、文化人的诗歌,从唐、元、明、清到现代都有,其中不乏手抄本、孤本。各代诗歌反映了新会的变化和历史。为了写《新会历代诗选》,我在景堂图书馆呆了3年时间,研究了300人共700首诗,如果没有景堂图书馆日积月累的收藏和保存,这本书是不可能写成的。

  新会有千年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学生、青年都有阅读的习惯。最令我感动的是,不论什么人,不论在怎样动荡的年代,只要来到景堂的阅览室,就会安静下来,这里的良好秩序和学习氛围,已经有几十年的传统。哪怕在文革时期,造反派、红卫兵到处打砸抢,唯一安定的地方就是景堂图书馆的阅览室。它受到群众的自觉保护,没有损失一本书,而同时期其他地方的图书馆则大部分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

  陈福树(原《新会报》副总编):

  景堂图书馆与读者的关系很好,工作人员服务热心周到,大家对景堂图书馆都有很深感情。它不仅是一个好的自修场所,可贵的是它还积极举办丰富的文化活动,成为群众交流与学习的好地方。今年景堂图书馆的展览已经全部排满,它受欢迎的程度由此可以得知。

相关链接

  冯平山(1860-1931):会城镇高弟里人。是香港第一代华人企业家及银行家,也是香港著名的慈善家。1925年4月23日,获香港英国政府颁赠太平绅士荣衔。

  冯秉芬(1911-2002):冯平山之子,香港著名华人企业家、银行家、慈善家。1992、1993年,他分别获新会市荣誉市民称号、江门市荣誉市民称号。

 

(转载 《江门日报》  作者:傅健)